欢迎您阅读华汇建设网文档
文章标题: 演讲主题:续唱新文化运动之歌 发表时间: 421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续唱新文化运动之歌


             主讲人:俞孔坚 (北京大学景观研究院院长)

  刚才庄老师讲的,从一个案例来讲怎么跟传统跟现代结合的问题,我这个题目的名字昨天想了一下,叫做续唱新文化运动之歌,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两个基本上是同一个概念,就是我们继续唱这个歌,白话的城市与白话的景观,倡导白话的城市白话的景观,这是我讲的主要内容,刚才赵老师讲的非常好,全球的眼光和我们中国目前的认识,以及对中国传统的认识,这是需要我们认识的,这是每一个设计师,哪怕做一个很小的东西,没有这样一个大的视野,我们可能做出来的东西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我们处在的时代是什么,第一个需要研究的边缘上的中国,中国现代化面临的两大危机,没有危机就不可能有复兴,世界上有两大文艺复兴,一个是在欧洲,第二大是在美国,那么当年在将近80年前,胡士就讲过,中国是第三次文艺复兴,当时五四运动是作为第三次文艺复兴,但是真正的文艺复兴是在当代,在现代,那么哪两大危机,第一,就是中国民族身份的危机,到底中国的民族身份何在,是什么,这是一个当代的民族身份,我们有古代的民族身份,中华民族五千年了,大家都认同这个民族,跟我们的故宫,跟我们的黄陵完全认同那个的,认同中国的故宫、紫禁城,那么当代的民族身份何在,这是一大问题,是每一个设计师所应该回答的,第二大危机就是人……

  俞孔坚:
  ……这是凡尔赛,这是我们当代好多人在认同,中国人在认同欧洲,在认同凡尔赛,这是库华斯的CCTV大楼,这是我们正在准备要认同的,还有人地关系的危机,这是目前我认为面临的两大危机。边缘上的中国一个新帝国的时代,这是关于文化的危机,关于文化的认同,是从古罗马,古希腊,罗马,再到法兰西,法兰西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这底下都是中国的,你可以看到我们在认同于西方的帝国,甚至罗马的帝国,这是一个认同。

  这是我们正在出现所有城市的广场,每一个城市至少有这么一个大广场,所有这些广场的模范就是我们圣比德广场,圣比德广场是当年希克斯图氏,罗马教皇造的一个广场,那么这是一个认同,这是未来中国的认同,已经造好的大剧院,大家都知道,未来的认同,这个大剧院,那么这种认同实际上是一种帝国的认同,我本人不评论这个建筑怎么样,这个建筑本身可能都是好建筑,但是这种建筑的背后,作为甲方他接受了这种建筑,就是用一种帝国心态来接受这种建筑,任何一个国家不可能再盖这种建筑,在当代来造一个用十倍的价钱,同样造一个同样功能的这个建筑,这在世界上已经不可能这样去做了,只有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才可以接受,这是一个时代的特征。

  第二,大危机就是边缘上的中国,人地关系危机,去年的神州5号,但是神州5号拍回来的照片是什么呢?是黄色的土地,为什么有这样黄色的土地,这跟我们每个设计师都有关系,这是从一棵树挖出来到城里,然后被种下,整个过程你可以看到,它都在影响着我们的国土,这就是未来中国的土地,北京的CBD,上海的CBD,纽约的,香港的,这就是中国土地人地关系的危机,所以这两大危机面前,如果我们回忆五四当年的危机,当时是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当时还没有生态危机,人地关系危机还没有,当时只有民族身份的危机,我们这个时代又多了一层危机,就是人地关系的危机,所以重温五四运动,五四运动德先生,单先生和(英文),就是民主和科学,还有五四运动反帝反封建,我刚才听了赵老师的讲话非常有感触,我们应该重新认识反帝反封建,这个时代需要面对的危机就是应该重新高举这个口号。

  五四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思想运动,它起初通过中国的现代化来实现民族独立,个人个性的解放和社会的公众,广义上讲,是以知识分子领导的思想革命,倡导全分外现代化,但是这个现代化只有在中国,只有在白话文里面实现了,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只有我们的小学,我们的散文,我们的诗歌真正实现了现代化,白话文事实上是一场了不起的革命,那么当时批判白话文的,回顾一下当时批判文言文的这些东西来认识我们现在的城市,你就可以看出我们现在的城市,我们现在的建筑,我们现在的景观,实际上是太落后于时代,太落后于现代化了,胡士讲过,在建设的文学革命论里面,我曾经仔细研究过,中国这两千年来,何以没有真正有价值的,有生命的文言的文学,我自己问到,这都是因为这两千年的文人所做的文章都是死的,都是用已经死了的语言在做,死文字绝不可能产生活文学,所以中国这两千年只有死文学,只有没有价值的死文学,所以他宣告,因此死言绝不能产生活文学,中国若想要有活的文学,必须用白话文,我今天要讲的就是中国要有活的城市,要活的建筑,要活的景观就必须用白话文,这个白话文是什么,我们白话文是什么,这是我后面要讲的。

  第二点,封建士大夫与帝国主义的避难所,就是城市和园林,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建筑,我们的园林,实际上是封建士大夫意识,封建意识,以及帝国意识的最后的避难所,特别是园林,你想想看,园林就是士大夫最后的避难所,我们还在摇头晃脑谈我们的国粹园林,当然我们不是说作为文物我们可以用它,但是如果还是用它的原则,它的理想来造,那显然是在重新拾起士大夫的这个精神,这是我引用一下陈志华先生的一段话,我们中国不论在大陆,还是台湾都有大量看上去是现代的作品,但是我们用民主性和科学性去衡量,我们未必有很高的现代性,就是说我们仿了西方现代建筑的外形,却没有获得现代建筑的本质,我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精彩,我们城市街上看到很多的现代建筑,甚至我们的广场在搞现代建筑,甚至我们看到库华斯的建筑也是现代的,我们看到的歌剧院也是现代的,但是它不是现代建筑的本质,它不是内容,它只是形式,所以这段话我认为非常重要。

  作为开启现代中国标志的五四运动已经过去近一个世纪了,而中国的城市,特别是中国的园林这部分,或者是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景观的设计却似乎没有受到五四精神的洗礼,相反,一向被俸为国粹的封建士大夫园林却成为中国五千年封建意识形态的最终庇护所,挥之不去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与横行于中国城市的化妆运动相杂交,再交配西方的巴洛克的腐朽基因,来自古罗马废墟和紫禁城,以及圆明园废墟的亡灵,生出了一个一个中国现代城市景观的怪胎,这是我对这个中国目前城市景观,城市的建筑景观,特别是城市的园林出现的一种危机的认识。

  那么中国现在设计学把城市建筑和景观,我们把它作为设计学的话,它为什么落后了,简单的讲,我就不展开了,一个就是五四之后,新文化运动没有深层次的,在文化层次上来解决我们根深蒂固的问题,后来变成正式运动了,这是大家都清楚的,第二部分,时间来不及了,五四运动开展以后,马上就进入政治斗争和救国运动,确实连建筑师包括梁思成当年,都没有机会,都没有时间来去开展建筑设计,这个研讨现代建筑运动,第二,解放后《别了司徒雷登》,毛主席写了这篇文章,再次失去了与西方交流的机会,这是中国设计学落后的第二个原因,第三,教育滞后,教育滞后两个方面,一个是极左,一个是极右,崇洋运动,第二是国粹,所谓夺回古都运动,这两者显然都是现代化的敌人,那么这是这点认识,最后我就说要续唱新文化运动之歌,呼唤设计学的白话运动,白话文,这个白话文是什么呢?就是认识到中国是第三次文艺复兴与中国崛起,这么一个大的势潮,大国时代、贫民的时代和自由时代的到来,这是建筑师应该作为一个积极的倡导者,这是一个。

  第二,回到科学与理性,回到人性与公民性,回到土地与地方性,这是我认为白话文的根本,那么几个案例,我看也没有时间了,第一个案例就是田,这是我们奥林匹克做的一个项目,当时是入围的,当时应该是国际专家获得了高度的认同,五千年中国土地和土地下的表情,贫民的田地,庄稼和野草就是现代中国景观最基本的白话词汇,它们所承载的是民族的个性和文化的意义,较之虚伪的、空洞的、王家的贵族的大屋顶和琉璃瓦的非常语言,或者是特殊语言有更深层的,更深刻的意义,所以回到田,回到贫民的土地,这是田的,当时做的这个方案一个最大的初衷,这个我就不展开了。就是回到土地的机体,找回土地的含义,这个含义是什么,包括土地是美的,土地是栖居地,土地是我们的符号,土地是神,地方之神,这是地方精神。

  第二个案例是深圳中心区的,也是一个入围的方案,去年年底的,就是说这个扶田的概念,重新回到田,把最基本的语言,连接中华民族、民众跟土地的关系的最基本的语言,就是我们的设计语言。第三个案例是都江堰,这是建成的项目,刚才讲了回到贫民,回到百姓,回到日常人的生活,而要放弃封建意识,贫民化,这个广场就是贫民化的,首先研究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当地人的语言,当地人的习惯,当地人的材料,最后建成的,可以看到它是处处可以亲近的,绝不是巴洛克的,绝不是轴线的,绝不是一元论的,是多元的,它可以让民众,让贫民百姓有一个非常亲切,唤起它的一个公民性,唤起它日常的需要这种需求,水实际上可以跟人做的非常亲近的,我们的空间可以实际上做的可以非常亲切,让人家日常生活中有一个真正休息的场所,而不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刚才第一张照片所看到的,这是雕塑,这是艺术雕塑,算是一个(英文),一群树丛,底下是可以休息的,同时本身又是一个雕塑,艺术品。

  第四个案例,是岐江公园,这次非常荣幸获得了这次活动的一个奖励,那么这个案例也是讲的被遗忘的和被践踏的人对事物的尊重,重新回到贫民,回到土地,回到最朴素的东西,这个朴素就是说当年50年代建的一个工程,90年代破产倒闭了,那么里面残存着好多破旧的东西,但是这些破旧的东西恰恰是记载了我们50年代社会主义运动艰辛的历史,每一个普通人的历史故事,这个案例在中山,是孙中山伟人诞生的地方,但是我们为什么不去建伟人的纪念公园,而要建贫民的纪念公园,就是我们说城市设计要回到白话时代,贫民的时代,所以说重新认识什么是美的,什么是生态的,什么是自然的,什么是文化,这个文化不是几千年古老的文化,文化可以在脚下,什么是设计,我们设计可以是不设计,可以是最简单的设计,这是建好以后的公园,我们可以看到,场地中留下了好多历史的遗迹,所谓的历史才有30年的历史。

  这个方案里面可以看到,我们放弃了所有被认为是中国精典的,古典的,国粹的一些东西,曲直幽深的路,我们这里没有一条路网是曲直幽深的,这个亭台楼阁,我们这里面没有用岭南亭台楼阁,为什么非得用古典的东西才能代表中国呢?50年就为什么不能反映中国,所以说真正的设计应该解决问题,回到功能,刚才庄先生讲了,回到功能,回到用处,回到贫民,这是解决一些基本的问题,这是解决生态问题湖外的处理,台基状湖外处理,解决水潮涨潮落,跟大海呼吸相呼应,所以有涨水的,有落水的,但是人永远可以亲近自然的,这是场地中残存的,哪怕是一个码头,50年代破旧的码头也照样记录着贫民百姓的故事,所以把它保留了,重新再利用,设计,一些破旧的全屋改造了,我们再利用了,铁轨的再利用,茅草、野草的使用,钢的利用,这个生锈的钢是来自于场地本身的,铁轨的再利用变成日常人们生活的需要,体育锻炼的需要,破旧的龙门掉了再利用,变成了入口的门,烟囱的再利用,变成歌颂贫民生活,贫民工作的一个场景,水塔的再利用变成了一个灯塔,变成了一个湖泊灯塔。

  另一个雕塑来自于水塔外边,剥掉外面的水泥,露出里面的钢筋,这是建好以后的,这是灯塔,这是变成了灯塔,机器的再利用,变成了里面可以讲出这个故事的雕塑,这是旧机器,旧的器材再利用组装,钢的再循环,茅草的再利用,野生的茅草,我们为什么非得要回到贵族时代的牡丹和芍药呢?为什么不用这个新的时代的伦理,环境的伦理来营造新时代的景观,新时代的城市,这都是茅草,像种田一样的,种田一样去种,因为它不需要任何的化肥,不需要任何的高投入,就是贫民时代的,这是婚纱照,现在变成了一个贫民在那儿拍婚纱照的最佳场所,每一个星期天你都可以看到几对人,十几对人在那儿拍婚纱照,就是这么普通的,然后还有普通人的精神,普通人的记忆,这是一个红色的盒子,这是后来重新设计的,红色的盒子它记忆了集体主义精神,当年工人阶级居住的宿舍,红色的纪念,很简单,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没有任何的装饰,但是它是中国的,你可以看到它是中国的,为什么是中国的,这个我就不展开讲了,因为这是对中国一段时间的认识形成的,它是一种精神的回归,让每一代人重新回到,刚才赵先生讲的,勤劳的、勇敢的、吃苦的、耐劳的,是贫民百姓的精神,好,谢谢大家。

 

|主页|网站介绍|董事长信箱|代理服务|联系我们|技术服务|管理
版权所有:浙江华汇建设集团
TEL:0575-8208000,8208005 FAX:0575-8208085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