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阅读华汇建设网文档
文章标题: 演讲主题:我对当代中国建筑艺术的一点看法 发表时间: 421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我对当代中国建筑艺术的一点看法


               主讲人:邵大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是建筑的外行,所以我也没有底,怎么讲,我就从一个美术工作者的角度看一看当代的中国建筑。写了一个提纲,但是当我坐下来写这个提纲的时候,写这个发言题目的时候,头脑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说当代中国的建筑,那么为什么不说中国当代的绘画和雕刻,因为我们知道建筑这个问题大家反映比较强烈,社会上反映比较强烈,因为建筑关系到许许多多人们大众切身的问题,也是绘画和雕塑好的、坏的,你愿意看的,你不愿意看的,它没有建筑那么关系重大,我不愿意看你的美术馆成立,我就不去看,当然雕刻是另外一回事儿,雕刻放在公众场合它带有某种强迫性的让你要观赏,你想看不想看,你路过那儿的时候总要去看一看。

  所以建筑的问题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但是建筑的问题也很难说得清楚,因为刚才我听到前面这位对建筑规划有很深刻见解的发言,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因为建筑的问题说不清楚,你指责谁,指责建筑师、设计师,建筑的问题我觉得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它是关系到政府部门,权力机关,关系到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们很多埋怨这个建筑不好,那个建筑不好,当然建筑师有责任,但是最主要的责任是政府部门,它不仅是规划部门,我觉得规划部门都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因为说老实话,从我个人的角度想,就是再好的规划,但是有高级的领导,有政府部门的干预,这个规划我觉得都是一纸空文,实际上是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我很同意前面讲的,就是说实际上是我们中国社会民主化进程过程里面的一个出现的问题。

  在建筑艺术里面的反应,当然它也反应在绘画、雕塑,反应在我们整个当代社会文化的各个领域之内,所以建筑的问题它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它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所以要把建筑的问题谈清楚,说老实话,一句话就是要综合治理,综合治理就要从政府部门着手,从权力机关着手,然后再谈到其他的问题,但是这个综合治理的问题也不是我们在这次论坛上,我们只能说说而已,这个我们还要耐心的等待,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呢?我们建筑师,我们设计师,我们建筑工作者和我们美术工作者、绘画家、雕塑家,我们要做的,就是我们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我们应该尽什么责任。

  就是说我们注意没注意到当前我们文化生活中,社会文化中出现的问题,我们采取一种什么态度来对待这些问题,我们是迎合呢?还是抵制呢?我们是要负责任的站出来说话呢?还是沉默呢?甚至于我们去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儿呢?我觉得我们恐怕能做的仅仅是这些问题,因为建筑和绘画、雕塑一样是当代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当代中国文化取得的成果,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果和存在的问题,也都反映在建筑、绘画、雕塑里面,改革开放以来的成果这是有目共睹的,这是实实在在的事儿,这不是说空话,谁也否定不了,但是曝露的问题很多,大家感到普遍的不满足,所以这个问题就引起我们很大的忧虑,尤其最近这几年以来,我们文化生活里面出现的问题,作为我们知识分子,作为我们从事艺术工作者我们都感觉到很忧虑,我们看到了成绩,但是问题很多。

  这个问题最多的是什么呢?就是感觉到我们文化生活里面,我们的建筑里面,我们的绘画、雕塑里面缺少一种人文精神,人文精神不足,你看看我们当代的中国画,中国油画,中国雕塑,应该说是很繁荣,就是技巧,技术的层面,就是制作的水平它比起前几十年代的艺术家们并不真实,但是和前边艺术家们一比较,艺术作品的感染力就稍逊一筹了,这个建筑也是如此,我们现在建筑这几十年,在改革开放以来造了多少房子,盖了多少建筑,你说我们建筑现在一塌糊涂,那也不能这样说,说我们建筑没有成绩,不能这样说,但是真正好的建筑,就跟好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一样很少,不多,或者就是在我们比较满意的作品里面,还缺少一点什么东西,缺少一种精神,感觉到缺少一种精神,那么这个精神的东西它是抽象的,什么是精神呢?

  精神是人所特有的,一般是指人的意识、思维活动和心理状态,一种状态,一种意识,思维活动和一种心理状态,所以美术作品不管你表现人,不表现人,或者你画山,画水,画花鸟,它都有一种精神在,都有一种精神存在,我们的建筑也是如此,我们的建筑它并不是表现人,它是一个有功能性的,有适用性的一个造型,一个实体,一个对空间的一个处理,但是它这个建筑本身有一种精神,比如说我们的四合院,我们的四合院它就体现那种人与自然,人与人的亲和,和谐的这种理念,我们说西方现代主义的建筑,功能性的建筑它也有精神,它是体现人进取、奋斗、拼搏的一种勇气,西方后现代主义的建筑又提出来与现代主义不同的艺术主张,艺术观念,所以他们作为各自的审美追求,当然我们要从分析批判的态度去看待这些东西,也根据我们时代的需要从中吸取有一点营养,为我们当代的建筑服务,为我们当代艺术服务,所以这个问题在建筑里面存在着,在绘画、雕塑里面存在着,就是缺少一种精神,缺少一种精神。

  我举例子说,像我们中国画,中国画现在可以说在艺术品里面闹腾最厉害的一个画种,它拍卖的价格,它现在市场火爆的程度那是相当可观的,像中国画,现在我们讲的中国画大致上是中国文人画的传统,中国文人画的传统,文人画有没有一种精神呢?文人画当然有人文精神,有很充足的人文精神,但是在现代社会情景之下,我们要创造中国画,创造现在有古典形态的这种文人画,那么我们要表现一种什么观念呢? 什么思想呢?什么趣味呢?什么格调呢?例如说现在我们绘画里面推行的新文人画,这个新文人画是80年代出现的,新文人画画什么,画封建社会的小脚,女人,画大家闺秀,画一些具有不健康趣味的这些人物的动态,以至于人体等等,裸体等等,那么这种新文人画,打折文人画的这种旗号,他标榜是一种新的文人画,实际上一点都没有新意,文人画它是有审美指向的,新文人画也是有审美指向的,这个审美指向的差距就很大,这个新文人画就感觉到很腐朽,就是没有时代气息,我们的建筑也是如此。

  我们的建筑有不少仿古的建筑,我到北京郊区一个县城,这个县长他立志要给这个县里面要做一点好事情,要做一点功绩,他到欧洲去看了很多国家的建筑,他回来以后就在他这个城市主要的部分,主要的部位都盖起了西方的建筑,学西方古典主义的建筑,学俄罗斯的建筑,俄罗斯18、19世纪的建筑,他做出来非常自我欣赏,就感觉到我做了很大的功绩,古代的希腊罗马建筑,或者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或者说19世纪的建筑,他们有他们审美的这种观念,审美的趣味,审美的指向,我们现在把这些建筑搬过来,而且用很粗略手法,粗略的技巧,因为说老实话,要创造这些比较有古典艺术的建筑还要有一点技巧,把它搬过来,有很粗略的手法,粗略的技巧搬过来,你看它想表现什么,我们一看就是感觉到非常的愚昧,缺少文化,这是县长县委书记的决定,当然这些建筑师的设计就只能服从这个书记,这个县委书记,县长的指令,他的命令来做这些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建筑要考虑一种精神,要有没有这种时代的人文精神。

  假如我们做这些建筑,仿古的建筑,仿洋的建筑,刚才我听了前面一个发言谈到,就是说对于洋建筑,洋建筑我们当然不能排斥,假如我们排斥西方的现代主义建筑,后现代主义建筑,那么我们的心态也是不健康的,我们当然可以请一些西方的高手到我们中国来,建筑一些有各种各样功能和造型的建筑物,这都是可以的,但是我们需要不需要选择,需要不需要有民族的自尊心,是不是要考虑这个建筑要和我们整个的文化氛围和我们的景观和我们的环境相协调,现在我觉得有一种风气,就是威严,这是西方有名的建筑师他做的都是好的,我觉得不见得,我并不保守,并不反对请西方的建筑师给我们做东西,设计东西,但是不能一味的崇洋,建筑这个东西它要由历史来评价的,现在不管哪个有权威的人来做一个决定,但是这是要经过几百年,人来对这个做出评价的,我觉得这种风气都是一种不健康的表现,所以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今天的文化已经进入一个多元化的时代。

  所以我们的建筑、绘画、雕刻,在今天的情况之下还能表达什么精神呢?刚才说我们的四合院有一种人文精神,而西方的建筑、古典建筑和西方的现代建筑都有一种精神,我们应该表达一种什么精神呢?看看我们绘画里面所做的,我们绘画里面所做的,有刚才讲的,有新文人画派,有传统派,传统派就是新文人画派还不完全是传统派,新文人画是一种,还有一种传统就是复归文人画那种比较严谨传统的,比较古典传统的,像恢复齐白石、徐悲鸿这个传统的,还有这种传统派,新文人画派有传统派,还有在绘画里面有一种展览体派,或者叫做戏院体派,或者叫做视觉效果派,就是注重展览的,这种画就是在展览会上起展览的作用,一看画的很大,很有气势,布满整个画面,我们怎么说,我们能否定新文人画派吗?我们能否定传统派吗?这些都不能,这个手法它都可以去用,都可以采用这些手法,但是不管采用哪一种手法,都必须要表现一种精神,表现一种新的人文精神,我们具有时代的人文精神。

  油画里面也是如此,有新古典主义,有新表现主义,有新取向,有写意式的学名作,文人画的这种中国油画,我们能说哪一种绘画的这种风格,或者样式不合时代潮流呢?不能这样说,因为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人们对多元的审美趣味,多元的审美价值观它就决定不同的审美取向,不同的审美追求,所以我觉得用各种手法都可以,但是这里面要表现一种精神,所以看我们中国的古画,看我们中国当代的优化,看我们中国当代的雕塑,不管是用哪一种手法,抽象的也好,古典的也好,现代的也好,它只要是表现一种精神的手法都可以去用,都可以采用不断的手法,但是主要表现一种精神。在当前表现人文精神,我觉得大家都不反对,但是怎么样表现一种人文精神呢?你能说哪一位画家,哪一位建筑师不想在建筑里面表达一种精神呢?我觉得不是。

  但是在具体作品里面,我们看出来就有很大的差异,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觉得出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说我们有的人是强调传统,强调发扬传统,弘扬传统,但是缺少对当代社会、当代国际文化、当代中国文化走向的这种思考,所以有一些新文人画,或者有一些传统派整天讲传统,但是他离开了我们国际社会的大环境,离开了我们当代国际文化的大环境,所以它强调的局部是正确的,整体就有问题,为什么有问题,它没有整个的国际事宜,不立足现代,不立足整个世界文化一个发展的进程,这是一个倾向,这个倾向在建筑里面也有反映,比如说梁思成,他当时搞大屋顶的建筑,我觉得他是反映当时50年代一种时代精神的,这种精神就是什么?在那个时候要复兴我们的民族文化,他有这个企图,我认为他是可以成一个体系的,虽然他受到聘请,他是有精神的,所以我们现在,当时梁思成有国际开阔的文化视野,他对传统建筑、对传统文化有深刻理解的,所以他能够根据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能够结合起来。

  所以我觉得他是成体系的,他是站得住的,他是一种学派,那么我们现在搞绘画,搞建筑,不管你是有仿古的倾向也好,有一点吸收西洋他的观念或者是技巧也好,你必须有这种精神,这种精神就是有国际的视野,在这种大的国际视野下来发扬我们民族文化传统,所以我们后来搞的80年代、70年代,在建筑上加一点小屋顶,这种小家子气的这些东西它就没有时代精神,它表面上是想弘扬民族文化传统,实际上是歪曲了民族文化传统,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艺术里面,在建筑里面,要有开阔的国际视野,要对当代文化情景,当代我们中国社会的走向要有比较深刻的认识,在这个基础上弘扬我们的传统文化,我觉得我们在绘画雕塑里面所可能出现的偏向,就是这个偏向。

  一个就是有国际视野,但是不了解我们的文化传统,所以国际视野是有了,但是他路还是走偏了,因为他不立足于本土,不从民族文化传统里面吸收经验,另外一种是关注了文化传统,是强调弘扬民族文化传统,但是没有国际的视野,对当代文化没有认真的思考,对当代国际走向没有认真的观察和分析,那么同样也会走不同的道路,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要提倡这种精神,那么我们讲了这么多的精神,那么今天的人文精神是什么呢?中国传统的精神是什么呢?中国的传统精神,我认为就是要强调在当前的造型艺术,或者是当前的建筑里面,要表现出一种我们人民大众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和谐的精神……

  ……设计方面的个性表达等等,离开这些原则讲求什么精神都是不可能的,都是废话,但是我觉得有这种思考和没有这种思考大不一样,我们要在当前建筑和当前绘画雕塑里面同样存在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社会文化生活中缺少的一个东西,就是人文精神,这种人文精神,就是说要发扬我们中国人民大众之卢道佛让我们继承的这种精神,就是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天人合一,或者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这种融合,和谐的这种精神,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讲邻居业关于建筑的一些看法,刚才很多对建筑有研究的专家们都发表过意见,我觉得第一个就是建筑在发展的同时要注重保护,保护旧的建筑,把好的旧的建筑保存下来这是很重要的任务,我觉得我们北京市破坏的太多,保护的太少,建筑它和绘画雕塑又不一样,雕塑绘画有博物馆,我们建筑也会有建筑艺术博物馆,但是那个建筑艺术博物馆,真正的建筑艺术博物馆是在城市,是在北京,是在苏州,是在哪个城市,哪个城市,这都是在上海,这是建筑艺术博物馆,那么我们北京有北京的建筑艺术博物馆,就是我们北京本身,可是我们现在北京破坏了多少,明国时期的建筑我们还有几座,没有,解放初期的建筑还有多少,没有,你看我们中央每年现在要拆开了,在王府井商务园,商务园那个地方有一个陈列馆,现在叫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那个建筑是50年代可能是张概基先生时期的,很好的建筑,上面有雕刻,雕塑。

  50年代初期的雕塑,表现的那个精神当中,50年代那种时代精神是非常鲜明的,现在中央美元要移交给西湖医院了,这个建筑能不能拆掉,不能够拆掉,它保护在那儿,你可以作为西湖医院的一个陈列馆,西湖医院的展览馆都可以,你把这个建筑拆掉就非常的可惜,所以我们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包括日本时期的建筑在北京都有,这是好的,有特殊的建筑都应该保存下来,我们北京应该成为一个建筑的艺术博物馆。有的旧的实在是有碍交通,或者是非拆不可,可以搬迁,原址,保存原貌,搬迁到这个地方去,这是第一点,我觉得要保护旧的。

  第二,就是要规划,其实我们都有规划,北京市我们开过很多北京市的规划展览,看过大的规划,小的规划,这个城区的规划,那个城市的规划,但是规划在权力面前它是一张废纸,这个规划必须要切实的尊重规划,要真正的执行规划,而且规划实际上是一个整体,是一个整体与局部的关系问题,是一个建筑与自然环境一个融合的问题,我觉得要严格的按照规划办事。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再强调一遍,就是我们建筑师,我们的艺术家都不应该迎合当前的社会风气,我们要加以抵制,迎合这个东西很多,那时候在王府井街头做雕塑,第一座受表扬的雕塑就是拉黄包车,拉黄包车的雕塑有成千上万的人到上面去拍照,这个雕塑是好雕塑,还是不好的雕塑,是不好的雕塑,为什么,它迎合群众的那种趣味,什么趣味,它不是怀旧,是一种我坐在黄包车上,你给我拍一张照片,黄包车表现什么,你说黄包车过去表现老北京,还说是一个“潜质”,但是我接待过不少外国的专家走在这个雕塑前面都摇头,说你中国做什么,中国可以在博物馆里面,在民族博物馆,在城市博物馆里面,你把过去这些拉黄包车的雕塑都可以表现出来,甚至真的黄包车都可以表现,在这个城市王府井的街头做这样的雕塑干什么,更有甚者,就在这个做雕塑的里面,北京老一条街里面就有真人在那儿做蜡雕塑状,一个假装蜡雕塑状,后面有一个车,放一个黄包车,你坐上去一天三块钱,不知道现在几块钱拍一张照,这是干什么。

  所以这个都是迎合群众的趣味,就像我们的春节晚会差不多,我们春节晚会,每次出来以后都说我们的春节晚会的收视率多高,多高,80%、90%,收视率高说明什么问题,就说明你的文化品位高吗?不见得,它就是迎合大众,大众没有选择,大众不看你看什么,他看完了以后基本上我在城市里面看都摇头,尤其是今年的春节晚会,这就是迎合市民的低处趣味,高雅艺术它是要征服群众的,建筑它是高雅艺术,绘画、雕塑它也是高雅艺术,从精神层次来讲它是高雅艺术,它是要去征服观众的,而不是去迎合观众的,所以我觉得这些问题,当然我们这些书生说了也没用,但是说一说发发牢骚,谢谢大家。

 

|主页|网站介绍|董事长信箱|代理服务|联系我们|技术服务|管理
版权所有:浙江华汇建设集团
TEL:0575-8208000,8208005 FAX:0575-8208085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