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阅读华汇设计网文档
文章标题: 李松——找的就是感觉 发表时间: 9月16日 阅读次数:480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李松——找的就是感觉

                     通讯报道员:毛伟芳(综合部) 代秋生(华汇岩土)

[岁月]

  印象中,李松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可不知怎的,在采访中却时时感受到李松理性之外感性的一面。比如当初因为理念上的冲突,他辞掉了有色副局长的宝座下了海;而在承包的公司搞得正红火时,因为华汇领导的盛情相邀,又带着全部家当毅然加盟了华汇。之所以选择华汇,用他的话说,要的就是华汇那种做事业的感觉。
  而这一切,在某种意义上是基于他那说简单又不简单的经历。说简单,是因为他作为文革以后入学的第一批毕业生1981年自桂林冶金地质学院地化专业毕业后到1999年下海,一直在浙江有色地勘局工作;说不简单,是因为他在有色,曾历任浙西山区技术员、矿区技术负责、物探队分队长、生产技术科长、调研室主任、二大队支部书记、计划财务科长、二大队队长、绍兴工程地质勘察院院长、局长助理兼局办主任、副局长等职,差不多是二年一个台阶。而在此期间,他先后就读了昆明理工大学企业管理、中央党校经济管理专业在职函授、系统内工商管理硕士班,通过学习对企业管理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1993年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以及“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的大背景下,时任队长的他率领700多号职工一举夺下了系统100多家单位综合指标第三名。
  也许是个性使然,也许是缘于心底里对做管理、做企业的某种情结,让李松在2000年很有个性地下了海,随之又在2002年12月加盟华汇。

[对话——从辞官、下海再到华汇]

  采访者:我们还是从2000年,你离开有色地勘局谈起吧。我们知道你自学校毕业后一直在有色地勘局工作,为什么当时会舍弃副局长的官位毅然下海?

  李 松:我想主要还是性格上的原因。我自认为是一个个性耿直、脾气急躁、思想开通、随遇而安的人。对我来说,水泡饭是饭,燕窝鱼翅也不过是饭。所以当环境与理念发生冲突,我突然觉得这样的环境已不再适合我,于是我就选择了离开。因为我觉得条条道路通罗马,我自认为还有点能力,再加上一些努力,应该还是可以做点事的,并非只有从政一条路。

  采访者:辞去公职后,听说你跑去做生意了?

  李 松:是承包了有色下属的一个公司。想着不当官了,就合法地挣点钱。当时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三年目标:第一年赚下从学校毕业到辞职这段时间的钱;第二年赚下从辞职到退休的钱;第三年赚下退休以后的零花钱。结果三年不到,目标实现了。就在这时,因为华汇岩土原来的总经理年纪到岗要退休,应华汇领导的盛情相邀,同时也有感于华汇良好的体制机制,觉得在华汇自己应该能做点事。于是,在2002年我来到了华汇。

[对话——新的事业、新的起点]

  采访者:一般来说,新官到任多多少少总要烧点火,走进华汇岩土后你是怎么烧这第一把火吗?

  李 松:也不能算是烧了什么火吧。因为当时的华汇岩土刚从华汇母体剥离出来不久,摊子小,人员不过十来个,基础比较薄弱,一年的勘察费大约二三百万。而董事会给我的要求是在几年之内把华汇岩土做大做强,这做大做强靠谁,必须靠人,靠整个团队。我觉得,市场竞争是一个群体与另一个群体的竞争,要想在市场竞争中获胜,团体的综合素质必须在其中体现。所以,到任后我首先针对管理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对管理模式作了一些调整,从上至下实行技术、市场、生产分块管理、各司其责,分工协作,鼓励发挥群体积极性;此外,针对原来干私活严重的现象,明确規定:凡公司员工,一律不准干私活。因为,我觉得干私活表面上看是小事,实际上对企业凝聚力、内部工作作风危害性极大;作为企业负责人,在位就应尽其责,应尽可能避免个人私利。所以对这一点,我首先要求自己和班子成员能做到公私分明。从现在的情况看,应该说,在班子成员的表率作用下,公司的向心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采访者:走进华汇,对你而言是一个新的起点,在开创事业的过程中,您遇到的最大的困扰和困境是什么?又是如何“轻舟越过万重山”的?

  李 松:正如前面所说,由于我刚来时,华汇岩土还是个才从母体剥离出来不久的小公司,各方面基础还比较薄弱,所以感觉到问题不少。最主要的问题有两个:一是人员问题。综合素质高的技术人员不多,经营人才缺乏。这一点使公司产业链延伸和外地市场拓展很受制约;第二就是资质上的制约。公司目前为止还是乙级资质,根据资质管理上的有关规定,专业类乙级工程勘察单位只能承担中、小型工程勘察项目,这使公司的业务拓展很是受限,一些大型项目只能通过合作。所以,在技术力量、技术装备等软硬件已具备的条件下,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把勘察资质升上去。至于人员方面,应该说,这两年通过引进和内部培养相结合,人员素质、人员结构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其中,仅2003年一年,我们就引进了两名勘察专业高工,同时招聘了几名高素质的毕业生。对一些年轻人,我们通过内部质量例会、技术交流、以及项目中压担子的形式使其得到快速成长,一些比较出色的已经可以外派至外地办事处独挡一面了。

  采访者:我看到数据:华汇岩土二○○三年完成营业收入412万元,和上年比取得了较大增幅。作为总经理,在短短的一年里,您是如何让企业做到的?

  李 松:在二○○二年底我们曾制订了一个三年发展目标,根据目标,三年内人员规模要达到40人,其中,工程技术人员占60%以上;产值规模达1000万左右,其中2003年产值目标为500万。实际上,2003年如果把岩土施工加进去,可能已突破1000万了。而这个成绩的取得,应该说是建设形势好+管理基础加强+全体员工共同努力的结果。我觉得,一个单位其实就像一艘船,要想船跑得快,必须靠大家齐心协力,共同来划浆。如果有人倒浆,有人不划,势必会影响船的速度。所以,在年初,我们首先在对管理模式调整的基础上对分配机制进行了调整,如对一线工人采用钻(静探)米含量工资制,一线技术人员采用基本工资加万元产值含量,公司领导及中层管理人员年薪制,一般管理人员月薪加年终奖,目的是明确职责、责任到人、激励并行。同时在资源上进行了扩充,包括技术人员的扩充及外部协作队伍的建立,以及钻机、静探、土试设备等的扩充,使公司的生产能力得以扩大。在市场拓展和业务拓展方面,我们主要是在立足绍兴市、县老客户的基础上,积极开拓周边地区业务,目前已辐射到新昌、嵊州、海宁和宁波等地。同时,公司在做强勘察的基础上,还着手开辟了岩土治理(基坑开挖、边坡治理)业务,使公司在业务上有了一些新的经济增长点。

  采访者:现在是中国建筑的“黄金时期”,但今年以来受到政府土地政策的宏观调控,可能会对勘测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李 松:市场起起落落是一个客观规律,勘察市场永远像去年一样也不太现实。尽管市场有所回落,实际上市场这块蛋糕还是不小,关键是要用自己的优势去争得市场份额,否则市场再大也没用。从上半年情况来看,比去年还是有所增长,预计全年能实现800万产值。实际上现在还有一个影响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收费问题,现在勘察市场的收费实在太低了,只有设计的十分之一。绍兴市场本来就小,许多私人勘察企业的崛起、过度的恶性竞争导致勘察市场从稀饭变成了米汤。企业要生存、要发展,一方面是练内功,另一方面是必须走出去。

  采访者:针对公司目前的发展情况,听说你正在考虑一些“动作”,能否事先透露一下?

  李 松:也没有什么,只是根据这两年的发展,我们有一个远景构想:用三—五年时间,成长为地区行业比较强,手段配置比较齐全,管理技术水平较高,产值规模达3000万、人员规模为50—60人的综合勘察企业。为此,我们正在以此为纲,布局设点。如在力求勘察主业发展的同时,向岩土工程设计、监理、施工、岩土治理、测绘、监测延伸,力争把产业链做长;同时以绍兴市、县为据点,向新昌、嵊州、宁波、慈溪、海宁等地拓展,其中,海宁办事处自今年成立以来,已完成产值50万,目前,我们正对宁波、慈溪市场加强关注。当然,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集团的集整优势和支持平台。我们希望,随着集团的正式成立,集团与成员单位的信息传递、资源共享的机制能真正建立起来,最大限度地转化为集团和各个子公司的优势和效益。

[采访者语——寻找事业的感觉]

  李松是有些书生义气的,或者这本来就是他个性中的一面。

  在交谈当中,我曾问他:如果让你由着性子选,有当官和做企业两个选择,你会选哪个?

  他的回答是:这其实无关选择,我本质上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重要的是能找到一种做事业的感觉。

  或许,就是这“感觉”二字,让他辞官下海;也正是出于一种对事业感觉的追求,让他来到了华汇。

  “李总是一个非常敬业、思路开阔、勇于开拓、有着很强的凝聚力的人。”从华汇岩土员工的描述中,我们看到了李松工作着的另一面。

  我想,对李松而言,或许生活是根,事业是叶,当枝叶常青,生命力的感觉也就常青。

  我没有问李松在华汇是否找到了做事业的感觉,但是,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




 

|主页|董事长信箱|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浙江华汇建设集团
TEL:0575-8208000,8208005 FAX:0575-8208085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