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阅读华汇设计网文档
文章标题: 丽娃河随笔之二 发表时间: 12月27日 阅读次数:74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丽娃河随笔之二

                          算 命

  我相信有所谓命运、缘分的存在,却从来拒绝让人掐着指头算命,这也许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心理防护。而事实上,我却有过一次给人算命的经历……
  大一的时候,不知怎的,校园里呼啦啦接二连三地刮起了好几阵风,又是勤工俭学风,又是出国伴读风,又是联谊风。这勤工俭学,本是好事,可因为有的顾了赚钱误了学业或有的赚了钱没用在点子上,老师学生家长对此莫衷一是,也就是各人凭着感觉走。至于出国伴读和联谊,更是有趣,那时华师大有两个女生宿舍,文科女生宿舍叫“凤凰窝”,理科女生宿舍叫“熊猫馆”,有一阵子凤窝和猫馆门口常有这样那样的海报,内容大同小异,要么是某研究生取得某名校奖学金,不日将赴美深造,欲觅一才貌俱佳女大学生作红袖添香之妙用,要么是某男生宿舍或某女生宿舍欲觅一联谊宿舍,以畅谈青春理想,不辜负美好年华。那时我们八个女孩子除了鬼以外,尚处于闭关锁国阶段,对校园里的这风吹那风吹只闲闲的作壁上关,每天还是差不离的教室(图书馆)、宿舍、食堂三点一线。尽管每晚熄灯后,还是非常热烈地大谈吃大谈各地风土人情,大谈所崇尚的独身主义的好处。也因此有了“男生叱咤风云排行榜”的诞生,有了“黑马”优于“白马”之说(为示与传统的审美情趣区别,那些学识渊博、才气纵横的男孩子便被冠以“黑马王子”称号)。所以,尽管那时有好些外校、外系的宿舍主动上门要求联谊,但我们八个却一半是出于懒,一半出于怕麻烦,总是谢绝为上。
  直到有一天,我们收到了一封署名308寝室收的信,信里只有一张小小的芝蔴卡,画面上一个小男孩正趴在电话机旁,烦恼地搔着头皮,旁边一行故意歪扭的小字作着注解:
  “我好想打电话给你,可害怕------
  愿意出来和我们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吗,
  等着你的回答,可别让我失望。
                  9—405”
  也许是因为那天的日子阳光灿烂,大家的心情行云流水,也许是因为我们308寝室的女孩子的潜意识里有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小农意识,总之,我们竟破天荒地发了回函,上面也只简简单单的一句:
  “为了不至于让你们孤掌难鸣,
  我们决定——接招。
                  6—308”
  于是,就在接下来的一个周末之夜,308寝室的八个女孩子齐齐整整地坐在了九号楼的405寝室,和着一大帮男孩子听着音乐、喝着清茶、磕着零嘴,聊着闲话。也就很讶异地发现一些沉默寡言的男孩原来胸中也别有丘壑,一些深沉严谨的原来也能玩俏皮风趣。聊累了,跳几曲舞,清唱几首歌;跳累了,唱累了,又摸出几幅扑克来,不知谁提议了句“玩算命吧”,这边咪已率先摸着一幅纸牌捣鼓开了。我旁观了两遍,觉得这纸牌算命原也简单地很,便也顺手一幅演练起来,还没演练完毕,第一个生意已主动上门,于是便牛刀小试,依样画葫芦地照牌的花色、点数胡诌一气,什么家有几个兄弟姐妹啦,最近家有喜事啦,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大病啦,诸如此类,来者连声说准,我暗自好笑,天知道我会算什么命。于是接着给别人算,也说准,又算了四、五个,还是说准,算到后来,弄得我自己都有些将信将疑,且飘飘然起来,以为那天真的有神灵附体,助我出口成譏。而且,有趣的是,我给之算命的七、八个人,最后的问题几乎如出一辙,都是“我将来的女朋友或妻子是否漂亮”,于是,我就如乔太守般,乱点一气,给样貌英俊或高大的配上一个过得去的,给长相一般的配一个漂亮的,自觉还是很好地应用了平衡互补原理,搭配得蛮得当的。只有小海的问题语出惊人“我将来的妻子是否富有”。让我足足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也因此印象颇为深刻。
  那一晚的联谊最后在宾主尽欢的算命中宣告结束。
  此后,我虽然也参加过一些同乡联谊、系内联谊、系间联谊,但玩的多是集体出游、跳舞,或诗词、成语接龙形式的行酒令,再也没玩过算命。一者,是因为没碰到玩这游戏适当的时机和心情,再者,是因为当夜的魔法消失,我便逐渐发现当时我的“神灵附体”多半还得仰仗于求算命人的“天机自泄”而“饶幸言中”,也就不敢再班门乱弄斧。
  所以,当毕业几年后,我有一天从电脑里收到一封小海发自大洋彼岸的EMAIL,得知他已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正攻读博士后,并娶了一个博士妻子,有了汽车、洋房,提前过上了众所向往的小康生活时,我并不觉得讶异,因为我想起了小海大一时的语出惊人——拥有一个富有的妻子,拥有富裕的生活,以及他此后的孜孜努力。
  只是,更有趣的是,若干年以后的一天,当我和H闲极无聊,说起大学时代的趣事,H笑嘻嘻地问我是否还记得曾给他算过命,断言他会有一个不错的妻子,并宣称婚后两年他们间会出现第三者。我不由愕然:My Good!我可真行,竟把自己也给算计进去了。一眼瞥见一旁牙牙学语的女儿,不由眼前一亮:“我算的挺准啊,这小家伙不就是婚后第二年插足进来的第三者吗?”俩人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主页|董事长信箱|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浙江华汇建设集团
TEL:0575-8208000,8208005 FAX:0575-8208085
E-MAIL:[email protected]